故地重游

(一)

又到王府井。华侨大厦在隔壁。

2015年的夏天,我和兰兄、周帆曾千里迢迢到此造访,下榻的就是华侨大厦。

想当初,我还是个中二青年,做着北大中文系的梦,每天如打了鸡血一般地向前冲。对当时的我来说,中文系就是传说中的精神圣地。在那里,住着一群超凡脱俗的学友,我们每天在云雾里观摩古今圣贤、探讨人生真理。

“高中是我最后对世俗规则的献身,只要考入了好的大学,就不必太在意成绩,可以做理想的自己,深刻而快乐地活着。”我当时的想法大致如此。

而那次的北京之行,有一半也是怀着对北大中文系朝圣的心态去的。有点遗憾,去了之后,只看到未名湖绿绿的湖水,和游客充斥的聒噪。尽管当时在中文系楼下拿了一册宣传手册,里面有一篇文章写的就是一位校友对自己北大中文系生活的回忆。那篇文章写得真是不错,令当时的我对面前这栋楼心驰神往,回校后每天用学习发泄自己的激情。殊不知,祸根也许就此埋下。

但是北大之行只是那次旅行的很小一部分,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四处逛。每次结束一天的奔波之后,我们都会在王府井觅食,然后回到温馨的酒店。我至今怀念那种劳累了一天后,在一个繁华之地找到归宿的感觉。兰兄……

阅读全文

忆清明

    常怀故人事,迫为感念人。

    垂目顾霜雪,遥知不是春。

 

——感谢她赠与我的春风十里,让那个大雪纷飞的清明有过春色。

 

夜的狂想曲

我爱黑夜。

每当白昼来临,太阳明亮的光照到每个角落,我的内心就开始惶恐不安。

我曾抱怨黑暗和光亮关系的不公:光亮来时,黑暗只能看着自己被光淹没;而黑暗却永远无法驱散光亮,只有等光亮退出后才能默默登场。

就像你可以拿电灯照亮黑暗,却无法用黑暗阻挡电灯的光。

也正因此,我敬畏每一场黑夜,和黑夜底下出动的魂灵。

在青天白日下,人不是自己,而是自己扮演的社会角色。每天早上醒来,我就会不由自主地想:新的一天,在白昼的监视下,我又该如何成为一个遵规守纪的人,小心翼翼地追随世俗的常规。

“见到人要问好,上课要听讲,饭点要吃饭,克制情绪波动,不得有非分之想…”巴不得自己的一切都符合众人的眼光和世俗的价值。

然后开始一天谨慎的扮演。

但是,当夜幕低垂,人群散去,冷冷的月光打在松林时,我便有机会回归本体,化身为魂灵,飘浮于世俗尘嚣外。

史铁生曾言,“风,四处游走,串联起夜的消息,从沉睡的窗口到沉睡的窗口,去探望被白昼忽略的心情,我一心向往的只是这自由的夜行。”

我一心向往的只是这自由的夜行。

我喜爱那个在夜色的掩护下,满嘴胡话的自己,举止乖……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