呓语(其四)

今天见到了一个很想见到的人。

某些时候,甚至是我最想见到的人。

大概就是去年的一些时候。

之前几次有机会见,要么没条件,要么不敢去。但是就在这个周末,没有一点点防备,也没有一丝顾虑,她就这样出现了。

当然不是为我而来了。

但是作为圈子边缘的人,可以名正言顺地沾一些光。在一张大桌上一起吃饭是可以有的,通过共同好友约出来喝酒也是可以有的。

一切就这样进行了。

仿佛之前进行的无数次活动,甚至是追求的无数次梦想一样,身处其中并没有强烈的感受,反倒是开始之前自己的想象最美好。

最终还是因为无法打破的局限——不太熟而让气氛变得沉闷,只好玩手机作罢——当然不是我玩,我没有跟别人相处时长时间玩手机的习惯。所以就只好看着对面玩。到最后分别也没有真正地交谈,更无从谈交流的热烈或是深刻。

我感觉这像是追星,两个人的关系不太对等。到目前,仍旧有一种神秘的感觉,犹如一堵墙挡在中间。我永远琢磨不透对方的想法,或许就是对我这个奇怪的异性没有想法。但是大多数时候,连那堵仅存的墙也没有,有的只是无。从不交往的无。

7个回复

  1. 弈蘭

    嗯…最终我还是过来评论了,博主连发四篇文章,但它们在我看来都是连贯的,可能是因为我知道的太多了。有时候知道的太多从某些角度来说也不是一件好事,就评论这件事而言,如果我在我的评论中不经意间说出一些不应该透露的话,势必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而如果不说我知道的事吧,我又很难让我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像上一位评论者一样发表一个“产生共鸣”的评论,可能是我没有这样的经历,又不想装作有。

    上面说了一大堆废话,下面才是我真正的评论:

    “只好看着对面玩手机”,多么无奈的感觉,个中滋味,难以言说!

  2. 我以前也是博主这个样子,但是最近格外愿意和“有点喜欢又明明知道没有可能”的女孩子主动套近乎,有时候落得尴尬也挺有趣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