呓语(其一)

明月如一轮玉盘高悬,阴森森的松林在月光下披上薄纱。

也许这就是她的婚纱罢,他想。

偶然间得知她脱单的消息,那天冷冷的日出仿佛还浮现在眼前。

那时他为了陪她而一夜未眠。

可惜她不爱他。

曾几何时,为了她,他什么都愿意做。

但如今,什么都没有了。就这样像两条曾交叉过的直线,短暂地相遇于一点后又朝不同的方向射出,最终渐行渐远。

再也不会有交集,有的只是无声无息。如果记忆褪去了,就如同死去。彻底地,消失在永久的沉默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