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

外面的天是白色的。刚刚下过雨。

有种时光的错愕感,已不知现在是何时辰。

恍恍惚惚,怅然若失。

生物钟已经紊乱,我也不再有前进的状态,只是感觉放假不似放假,读书又没有读书。

近来属实是多事之秋。每天夜里无法入眠,不断地与情绪对抗。然后天明了,又开始浑浑噩噩的一天。

我虽然是个无能的人,但是我至少懂得爱。

我知道当舞台放下帷幕,曲终人散时,回忆才会风起云涌。

两年多的时光,你和我的青春互相交织在一起,就像我们把对方的名字烙印在自己的生命里。

你的眼睛里有光,笑里有童真,你拥有人类最美好的品质。我曾把你视作珍宝。

你不仅是你父母的孩子,也是我的孩子,你值得世上所有的宠爱。

但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爱情模样。就像叶子恰好落到手里,终归还会回到大地。

我们曾在北京度过了一个我最难以忘怀的冬天,那也是我们最后没有被疫情隔断的时间。

后面我们的悲欢离合,都被疫情所玩弄和掌控。但事已至此,一切都不重要了。

把快乐的日子封存在记忆深处,在认真生活的间隙,偶尔想想,也挺好。

北京的冬天很冷,落了雨会变成雪。广东没有冬天,希[……]

阅读全文

头歪

在图书馆沙发上坐着睡觉,一次可怕的睡梦体验。我感觉自己的头渐渐歪向一侧,脖子上有千斤重,快要失去平衡了。这样下去只有两种可能,要么头带着身体整个侧倒,形成躺的姿势;要么脖子直接被挣断,只有表皮连接着,像宰杀后洗干净的禽类一样,脖子没有力气地耷拉着。

在这种严重到极致的落枕下,我挣扎着想醒来,但是没有用。先是向往常一样凭借意识的复苏,以为可以醒了。但是睁眼发现又是一个轮回,即是还在梦里。然后使出大招,用手去不断敲自己的腿、掐自己的身体,以前就是这样成功过,但是这次还是没有任何用处。我就像是被一种超自然的力量所凌驾,而我则经历着超验的感觉。

不同于我之前几次坐着睡觉的鬼压床,只有醒不来的无力感,这次是恐惧和绝望加身。我在梦到自己脖子要断后,身体出现了不适感,我开始往外不自觉地吐水,并逐渐越吐越多。然后是大小便失禁,而且是没有感觉的屎尿同流。沙发上我坐的位置都湿透了。这时候图书馆开始紧急疏散人群,大家在夜色下纷纷朝外涌去。我坐在座位上只觉得头要歪得掉下来了。在此之前我已经挣扎过好多次,想要醒来,但都以失败告终。绝望之下,我感觉自己置身于一个荒芜的地带,四周都是黑黑的土地,远处有几[……]

阅读全文

The Myth of Life

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STION

WHETHER TIS NOBLER IN THE MIND

TO SUFFER THE SLINGS AND ARROWS OF OUTRAGEOUS FORTUNE

OR TO TAKE ARMS AGAINST A SEA OF TROUBLES AND BY OPPOSING END THEM?

TO DIE

TO SLEEP

NO MORE

AND BY A SLEEP WE SAY WE END THE HEARTACHE

AND THE THOUSAND SHOCKS THAT FLESH IS HEIR TO

TIS A CONSUMMATION DEVOUTLY TO BE WISHED

TO DIE

TO SLEEP

TO SLEEP PERCHANCE TO DREAM

AY, THERE’S THE RUB

FOR IN THAT SLEEP OF DEATH WHAT DREAMS[……]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