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每个人的生活都指向火葬场,那我的就像一个乱葬岗。我不知道还有没有其他人的乱葬岗,反正在我这里,就是无数的死亡和重生。但是虽然伤口会愈合,伤疤仍留在原地,逼自己朝着另一个方向生长。

我的生活就多是这种悲剧。或许也不配叫做悲剧。但既然无病呻吟需要自恋的本事,就姑且把那一桩桩闹剧称作悲剧吧。

真是太有趣了。爱情和友情在这里被玷污,污浊在这里被称为爱情和友情。每一次的伤害都无法化为自己成长的财富,而是发现新的一条路原来也不通,或者是发现自己原来不配走这条路,最后都活成自己鄙视的模样。犹如禁欲的佛祖来到尘世的乐园,吃了下地狱的果子。

也许欲望是人本身所固有的,但是理性也是人特有的。同时天生固有也不代表就可以与之共处。我时常仍惊讶于自己的欲望。这真的是我想要的吗?也不过是头脑发热罢了。但是为什么人的理性如此难战胜欲望呢,大概是理性需要通过头脑指挥身体,而欲望直接驱使身体吧…

但是,真正的爱情就没有欲望吗?友情跟爱情的界限在不在于那个欲望?是欲望产生爱情,还是爱情产生欲望?通过理性能产生真正的爱情吗?通过欲望呢?如何处理三者之间的关系?爱情中除了理性和欲望还有其他的元素……

阅读全文

故地重游

(一)

又到王府井。华侨大厦在隔壁。

2015年的夏天,我和兰兄、周帆曾千里迢迢到此造访,下榻的就是华侨大厦。

想当初,我还是个中二青年,做着北大中文系的梦,每天如打了鸡血一般地向前冲。对当时的我来说,中文系就是传说中的精神圣地。在那里,住着一群超凡脱俗的学友,我们每天在云雾里观摩古今圣贤、探讨人生真理。

“高中是我最后对世俗规则的献身,只要考入了好的大学,就不必太在意成绩,可以做理想的自己,深刻而快乐地活着。”我当时的想法大致如此。

而那次的北京之行,有一半也是怀着对北大中文系朝圣的心态去的。有点遗憾,去了之后,只看到未名湖绿绿的湖水,和游客充斥的聒噪。尽管当时在中文系楼下拿了一册宣传手册,里面有一篇文章写的就是一位校友对自己北大中文系生活的回忆。那篇文章写得真是不错,令当时的我对面前这栋楼心驰神往,回校后每天用学习发泄自己的激情。殊不知,祸根也许就此埋下。

但是北大之行只是那次旅行的很小一部分,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四处逛。每次结束一天的奔波之后,我们都会在王府井觅食,然后回到温馨的酒店。我至今怀念那种劳累了一天后,在一个繁华之地找到归宿的感觉。兰兄……

阅读全文